“我小时候,被一群强盗绑架过,他们为了勒索金银珠宝,在我身上下了巫术。这种巫术会让我的身上布满红色的藓,并且到了十九岁就会一夜衰老,第二天则会死去。”

    玛诺低声回忆着自己最痛苦的那段时间,神情看起来哀伤又脆弱。

    “下个月,我就要过生日了,哥哥无法接受我死亡,查了书阁里的禁书,说是在沉见岛,有种月生草,可以解除一切巫术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本来要自己一个人过来,但是听说沉见岛十分凶险,万一出了什么不幸的事,我也能陪伴着他,于是我便跟着一起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玛诺笑了笑,苍白的脸上充满了恬静,可是仔细去看,会发现那笑容里满是苦涩。

    “明明,他可以健健康康的,非要来这里找月生草……”

    赛莉娜想起了那个手中握紧刀,沉默寡言的男人,奇怪地看了一眼正黯然神伤的码诺。

    注意到她的神情,卓拉反手握住了赛莉娜的手。

    那只手皮肤细腻柔嫩,但却十分冰凉。

    卓拉侧头,因为距离问题而突然靠近的两张脸险些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卓拉喉结动了动,漆黑的眼珠从她绯红的唇瓣上移开,问道:“怎么了亲爱的?”

    他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这里还有第叁个人,从头到尾只是全程关注着赛莉娜,他并不掩饰自己的神情,甚至有些愉悦。

    “被赛莉娜殿下流放到了沉见岛这种地方,你都不远千里地找了过来,真是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赛莉娜捂住他的嘴,“卓拉,你是在算计我吗?”

    尽管话说不出来,可露出的那双眼睛里却实实在在满是笑意。

    卓拉摇了摇头,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提出让赛莉娜把自己流放到沉见岛,一来方便她给那些血族交待,毕竟自己真的杀死了她的一个族人。

    二来他有他自己要做的事。

    然而他从来没想到,赛莉娜竟然真的会跟过来。

    “两位……”

    玛诺忍无可忍,看不下去他们忽视自己,在那里自顾自地讲话。

    这可是在处处都是危险的沉见岛上啊!

    “这里太危险了,我们逃出去吧!”

    女孩双手捂着嘴,哭的满脸都是泪,尽管身上被厚厚的黑色袍子笼罩,但是仍然感觉摇摇欲坠一样。

    赛莉娜和卓拉同时看向她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不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这里还有事情。”

    两道声音同时响起,前者是赛莉娜,后者是卓拉。

    天色渐渐暗下来,入了夜的沉见岛只会更加危险,意识到自己无法再受到身体强悍少年的庇佑,玛诺咬了咬牙,知道自己无需多言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去,深一脚浅一脚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从背影上看去,实在是孤苦又可怜。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先找一个地方度过今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赛莉娜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卓拉拽住,她看了看带着自己开始走的少年,默不作声地挣脱掉。

    没等卓拉回头,她又紧紧牵住卓拉的手。

    这次,是十指交缠,紧紧扣在一起,毫无缝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