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如其来的事故使得这场舞会顿时蒙上了一层血腥的味道。

    丝线不知道是由什么制作而成,已经贯穿了德拉夫人的半个脖子,愤怒的她在挣脱丝线后随手抓来一个人类,咬穿了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是吸血鬼!上帝,快来救救我!”

    那个人嘶哑又惊恐的叫喊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,他们惊慌地向着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然而人类的血液并不能够使德拉夫人的伤口快速恢复。

    她像疯了一样在大厅里乱窜,两只手扶着自己脖子上的那颗头颅,害怕它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!是谁敢暗算我!”

    “留下来,要是叫我知道是哪个贱人,我一定要吸干他的血!”

    并没有人听从她的话,强烈的求生欲使现场很快就没有了多少人,只有穿着正装的西瓦达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,他地皮鞋敲打在地板上发出哒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德拉夫人,在您做出任何卑鄙的事情之前,都应该想到会遭受到狂风暴雨般的复仇。”

    西瓦达这么说着,可是声音却与他平常的声音并不一样。就连脸上的神情都宛如深海神祇一般,让人遍体生寒。

    “今夜,海洋中的每一条人鱼,都将为你唱起葬歌。”

    窗外忽然划过一道雪白的闪电,照在了西瓦达的脸上,他的眉毛下面竟然嵌着一枚深蓝色的鳞片,和血肉相连的地方十分狰狞,看起来凶恶又神秘。

    他举着一把刀,接近了德拉,正当他朝着德拉夫人的心脏扎上去时,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吸血鬼幼童扑倒了他。

    幼童张开一口尖牙,狠狠咬进西瓦达脖子上的大动脉里。

    “这些小吸血鬼不是被绑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西瓦达不顾一切地拿着刀抵抗这个幼童,而德拉夫人感受到眷属的目光,跌跌撞撞地跑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!

    她要动用手里所有的势力,让撒切尔家族永远消失在这片大陆上,付出惨烈的代价!

    德拉夫人一边咬牙切齿地想着,一边慌不择路跑着。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跑进了一片林子里。

    这些树长得很高,上面挂着大大的椰子,阵阵海浪拍打在礁石上,她的脚步越来瓯越乱,最终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我的头颅快要断了!”她的声音颤抖,紧紧地按着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寻求赛莉娜殿下的帮助,只要她给我一点点血,一点点……一点点就可以了,我就可以重新恢复得体的仪态。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忽然看见不远处出现了一个人类。

    那个人类像是在散步一样,步履轻缓,德拉夫人担心那又是一个被人鱼蛊惑的人,是想要来害她的,着急地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还没有等到她找到,那个人已经走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少年穿着简单的白色的T恤和短裤,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丝表情。他只是沉默地注视着眼前的德拉夫人。

    “是你啊,卓拉!”德拉夫人有些高兴。

    “赛莉娜也在附近吗?快叫殿下过来,告诉她,她最亲的一位眷属遭受到了暗算,现在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!”

    德拉夫人流下了眼泪,但是在她那张总是刻薄的脸上,显得虚伪又可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