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赛莉娜不在这里,只有我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卓拉淡淡的声音让德拉夫人意识到了气氛的不太对劲,她收敛起脸上的所有表情,目光凶狠地盯着他,“你甚至不是血族,你有什么资格待在赛莉娜的身边?”

    卓拉笑了笑,目光落在那轮海上的月亮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在绿色瞳孔学会潜伏时,每天跟踪撒贝拉,也就是破坏了我家庭的那位血族小姐。”

    他蹲到卓拉的面前,打量了一下她狼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有一天,我看见那位血族小姐见了你,并且你们进行了一场隐秘的谈话。具体的我没有听说到,只是知道你吩咐她寻找天使之羽。”

    “你身上的伤口是那只人鱼的报复吧。”

    “以及被你派遣到沉见岛寻找月生草的那些血族幼童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一句句话说出来,德拉夫人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,她愤怒地吼道:“你都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卓拉说,“我什么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没有证据。”德拉夫人的目光警惕,她阴毒地笑着,“你只是靠猜测,你并不知道我们完整的计划,你甚至不敢告诉赛莉娜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赛莉娜最亲的眷属。你觉得,她会相信你吗?”

    卓拉的眼睫动了动,她说的话其实正是他一直在意的,但是。

    卓拉突然靠近了德拉夫人,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,“所以,我要直接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从短裤的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,正是赛莉娜之前送给他的那把武器,也是他向撒贝拉复仇时的武器。

    传说中,血族有两颗心脏,一颗是作为人类时那颗鲜红的,另一颗是被转化为血族时,那颗效忠之人的血液凝结而成的心脏。

    杀死人类的心脏,血族并不会死,但是杀死那颗承载着血族血脉的心脏,血族就会真正消亡。

    撒贝拉的血族心脏正好依附在原本的心脏上,紧紧相连,卓拉在复仇时,狠狠扎了好几下,所以她才会死去。

    而德拉夫人有自信卓拉并不知道自己真正的血族心脏在哪里,所以并没有十分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没有办法杀死我的,我可是赛莉娜的眷属!”

    卓拉拍了拍手,为她鼓掌,“你真是好运,能够成为赛莉娜的眷属。但是你的贪婪害了你,今天我将替赛莉娜将她亲手恩赐给你的血液收回。”

    德拉夫人得意的笑还挂在嘴边,左肩已经被匕首贯穿,那颗赛莉娜赋予的传承血脉破碎,她尖叫出声。

    殿下!殿下!”

    卓拉拔出匕首,用她那件叫做星空的礼服裙摆擦拭着刀锋上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赛莉娜爱上你了吗?小伙计,你太天真了,她可是血族的皇帝,她尊贵无比,怎么可能爱上你这么一个普通平凡的人?”

    德拉夫人用尽力气,恶毒的诅咒他,“你不知道,她早就已经爱上过别人了,卓拉,你终有一天会被赛莉娜吸干所有血!”

    卓拉手上的动作在听到“别人”时,稍微停顿了一下,但他在擦干净武器后,站了起来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和来的时候一样,步履轻松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很爱她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很轻,被带到了风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