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科,同母异父兄妹,0+年龄差

      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  方周不想管别的事,只希望顺顺利利回到明城的家,途中最好不要出现任何吸引妹妹注意力的意外。

      好在高铁开出去没多久,蓝悦真就开始犯困了。商务座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,座椅调整一下,拉出折迭部分,就能变成一张舒适的小床了。方周从行李包里拿出小毛毯,把她裹成了蚕宝宝。

      但凡和妹妹一起出门,要带的物品多数都是她要用的。怕她离家在外睡不好,床是没办法带上了,至少也要带着她用惯了的小毛毯,而且小毛毯上一定要有家里常用的洗涤剂的香味,——实在是难养得很。

      商场里玩偶专柜在卖的安抚娃娃,标签上写着“m~y适用”,方周还不是一样抵不住她的耍赖,顶着销售员奇奇怪怪的眼神买给她。

      舒适的巢穴,必然需要一些毛绒绒和软绵绵来装点。

      列车平稳而快速地行驶在既定轨道上,车厢里很安静,只有通风系统运行发出的声音。方周把座椅放下来,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  这两天在老家过得轻松自在,方周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担心妹妹认床。没有公事烦扰,同时也远离了几天前那起骇人听闻的事故,平平淡淡的日子让人心安。

      星灯高中的事故热度已经降下去不少,蓝悦真的班级微信群里,班主任提醒有可能近两日就会复课,让家长和学生调整好心态。

      私心里,方周并不希望妹妹在这个时候回到校园。不出意料,那起事故应该和那些黑色怪物有关,它们神出鬼没,极难捕捉。也许上面的人也并非毫无察觉,只是选择不对公众公开……绝不能让悦真牵连到这桩麻烦事里去。

      方周暗自决定,只要学校通知复课,他就给妹妹请假。最好等到事故的影响彻底消弭再让她回去上课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这样一来,就必须亲自看着她了。至于工作,研究所里是允许工作人员带娃上班的,二楼的大储藏室专门改成了儿童房,想来悦真应该也可以跟着他去上班的,让她带上课本,再买些零食就好了。

      为了这唯一的妹妹,方周可说是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  叁小时车程眨眼过去了,眼看即将到达明城站,方周叫醒妹妹,把小毛毯折好收回行李包中。她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,醒来时小圆脸泛着薄红,眼神迷迷糊糊的,在乘务员推着兜售盒饭的小车经过时露出垂涎的表情。方周承诺等出了站就带她去吃牛扒,她才没有坚持要买盒饭。

      “醒醒,下车了。”方周推了推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  才刚出闸,蓝悦真就化身考拉,回头抱住他的腰不撒手,非要他抱着走。明城站人流大,但地方也大,抱着走也不妨碍别人,方周一手提行李包,一手把她抱起,迈着沉稳的步伐往出站口走去。

      巡场的车站工作人员远远看见,拨开人群走过来,嘴上问着是否需要帮助,暗地里却做好了报警抓人贩子的准备——衣冠楚楚的成年男性抱着十几岁的女孩,后者晕晕欲睡,面色泛红,很像是被下药迷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  方周无奈至极,把打盹的妹妹摇醒,让她跟这位热心的姐姐问个好,否则还真得费一番功夫证明自己的清白。

      “她有点晕车,走不了。”方周随意编了个借口解释自己为什么抱着妹妹。

      “晕车啊,我这有风油精,来点儿吗?”